ag真人登录

免费建材服务热线763964151
栏目导航
ag真人登录注册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763964151
邮箱:763964151@qq.com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舜华路2000号舜泰广场1号楼东区26层b2
“冒犯”过后脱口秀是一门共情的艺术
浏览: 发布日期:2021-10-28

  脱口秀创作者以自己的故事“团结”起更多的年轻人,承认自己的缺点与困境,但也不惧怕打破偏见、恢复常识。

  沈阳人邱瑞是一个“北漂”,租了一个房子,户型叫“钻石房”,因为你在屋里找不到一个直角,却有4个东南角,还都是锐角;卧室是梯形的,卫生间是三角形的,想计算具体面积,得添一条辅助线……

  这一段《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上的表演,让其貌不扬的邱瑞在弹幕上获得了“邱锐角”的赫赫声名。观众记住了这个把租房说出解数学题感觉的年轻人,而看完节目环顾四周,也可能发现自己就住在这样一个出租屋中。

  有人下班去说脱口秀,更多人下班去看脱口秀,无论线上线下,脱口秀从来不吝啬为年轻人提供讨论话题。娱乐新闻再热闹,我们终归只是“吃瓜”;而脱口秀里的故事源于生活,我们是主角儿。

  脱口秀是“舶来品”,最初的自我评价是一门“冒犯”的艺术,在国内生根发芽后,最具影响力的脱口秀节目之一《吐槽大会》,从题目看也是继承了这一宗旨。闪烁着智慧火花的吐槽,他嘲与自嘲的结合,一度还为有“槽点”的嘉宾挽回了不少好感度。

  然而,节目很快就出现了瓶颈。槽点的重复与勉强,文字游戏的审美疲劳,明贬暗褒渐成套路。坦白说,这并不是脱口秀创作者和表演者的江郎才尽,因为同样是这一群人,还开了另外一个“会”——《脱口秀大会》。相比《吐槽大会》的阵容,《脱口秀大会》索性没有明星,即便有,也只是坐在“领笑员”席上的点缀。对观众来说的全素人阵容,其中不少在脱口秀界也算新人。但就是这样一群人,从第一季到第三季,豆瓣评分从6.8上升到8.0,目前正在播出中的第四季评分7.5。

  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和生活阅历,尽管也有“人设”,但绝不是生造出来的“产品”。他们都是和屏幕前观众一样的普通年轻人,把生活中自己的不开心,讲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比如租房、恋爱,比如职业危机、外貌焦虑。

  从某种意义上,脱口秀这门“外来艺术”逐渐在不同的水土中完成了一次转变,从“冒犯”走向“共情”。观众在笑声中感同身受,也许周遭的现实环境不会那么快得到改善,但看到有一群人和自己站在一起,给予关怀,或者还能提供一些解决方案,那往前的道路也就显得不那么孤独。

  如果说“冒犯”是基于现有的社会共识,对自己或者他人进行吐槽,那“共情ag真”,有时候是在打破一些所谓“共识”。

  比如,都说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脱口秀其实也“看脸”,但是反向的。有的选手凭借“外貌优势”输出了密集的段子。95后选手徐志胜,说自己去直播带货,被安排卖面膜,但他觉得自己这张脸,卖面和卖馍都可以,卖面膜是为了展现面膜的什么作用,副作用吗?

  对新人来说,针对长相的自嘲,新鲜而可见,能迅速点燃现场气氛,但脱口秀还需要一点智慧和反抗。另一名选手鸟鸟在说到外貌焦虑时,讲到妈妈从小告诉她,一定要好好学习,“女人不能要一头没一头”,于是她只好考上了北大。鸟鸟的“高能时刻”,是她讲到“美人”与普通人在死后都有区别——上世纪80年代,新疆挖掘出两具3800年前的人类遗体,一个命名为“楼兰美女”,另一个叫“干尸二号”。

  但鸟鸟没有停留在自嘲的层面,她很快指出,只是因为太多人觉得“我就这样了,就不发了”,才造成了网上都是美女的“幸存者偏差”,觉得美女才是“正常”的。当然,脱口秀最终依然以调侃结尾,但什么才是“正常”,你是否有了不同的答案?

  脱口秀创作者以自己的故事“团结”起更多的年轻人,承认自己的缺点与困境,但也不惧怕打破偏见、恢复常识。脱口秀为生活加点段子,我们也从看似丧丧的段子里,学会以更自如的姿势直面不那么完美的生活。

  当邱瑞在呈“三菱锥”的卫生间,被一个墙角逼到墙角时,观众看到的并不只有窘迫,还有在窘迫中冉冉升起的脱口秀新秀。这么一想,“钻石房”都显得熠熠生辉了呢!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脱口秀创作者以自己的故事“团结”起更多的年轻人,承认自己的缺点与困境,但也不惧怕打破偏见、恢复常识。

  沈阳人邱瑞是一个“北漂”,租了一个房子,户型叫“钻石房”,因为你在屋里找不到一个直角,却有4个东南角,还都是锐角;卧室是梯形的,卫生间是三角形的,想计算具体面积,得添一条辅助线……

  这一段《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上的表演,让其貌不扬的邱瑞在弹幕上获得了“邱锐角”的赫赫声名。观众记住了这个把租房说出解数学题感觉的年轻人,而看完节目环顾四周,也可能发现自己就住在这样一个出租屋中。

  有人下班去说脱口秀,更多人下班去看脱口秀,无论线上线下,脱口秀从来不吝啬为年轻人提供讨论话题。娱乐新闻再热闹,我们终归只是“吃瓜”;而脱口秀里的故事源于生活,我们是主角儿。

  脱口秀是“舶来品”,最初的自我评价是一门“冒犯”的艺术,在国内生根发芽后,最具影响力的脱口秀节目之一《吐槽大会》,从题目看也是继承了这一宗旨。闪烁着智慧火花的吐槽,他嘲与自嘲的结合,一度还为有“槽点”的嘉宾挽回了不少好感度。

  然而,节目很快就出现了瓶颈。槽点的重复与勉强,文字游戏的审美疲劳,明贬暗褒渐成套路。坦白说,这并不是脱口秀创作者和表演者的江郎才尽,因为同样是这一群人,还开了另外一个“会”——《脱口秀大会》。相比《吐槽大会》的阵容,《脱口秀大会》索性没有明星,即便有,也只是坐在“领笑员”席上的点缀。对观众来说的全素人阵容,其中不少在脱口秀界也算新人。但就是这样一群人,从第一季到第三季,豆瓣评分从6.8上升到8.0,目前正在播出中的第四季评分7.5。

  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和生活阅历,尽管也有“人设”,但绝不是生造出来的“产品”。他们都是和屏幕前观众一样的普通年轻人,把生活中自己的不开心,讲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比如租房、恋爱,比如职业危机、外貌焦虑。

  从某种意义上,脱口秀这门“外来艺术”逐渐在不同的水土中完成了一次转变,从“冒犯”走向“共情”。观众在笑声中感同身受,也许周遭的现实环境不会那么快得到改善,但看到有一群人和自己站在一起,给予关怀,或者还能提供一些解决方案,那往前的道路也就显得不那么孤独。

  如果说“冒犯”是基于现有的社会共识,对自己或者他人进行吐槽,那“共情”,有时候是在打破一些所谓“共识”。

  比如,都说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脱口秀其实也“看脸”,但是反向的。有的选手凭借“外貌优势”输出了密集的段子。95后选手徐志胜,说自己去直播带货,被安排卖面膜,但他觉得自己这张脸,卖面和卖馍都可以,卖面膜是为了展现面膜的什么作用,副作用吗?

  对新人来说,针对长相的自嘲,新鲜而可见,能迅速点燃现场气氛,但脱口秀还需要一点智慧和反抗。另一名选手鸟鸟在说到外貌焦虑时,讲到妈妈从小告诉她,一定要好好学习,“女人不能要一头没一头”,于是她只好考上了北大。鸟鸟的“高能时刻”,是她讲到“美人”与普通人在死后都有区别——上世纪80年代,新疆挖掘出两具3800年前的人类遗体,一个命名为“楼兰美女”,另一个叫“干尸二号”。

  但鸟鸟没有停留在自嘲的层面,她很快指出,只是因为太多人觉得“我就这样了,就不发了”,才造成了网上都是美女的“幸存者偏差”,觉得美女才是“正常”的。当然,脱口秀最终依然以调侃结尾,但什么才是“正常”,你是否有了不同的答案?

  脱口秀创作者以自己的故事“团结”起更多的年轻人,承认自己的缺点与困境,但也不惧怕打破偏见、恢复常识。脱口秀为生活加点段子,我们也从看似丧丧的段子里,学会以更自如的姿势直面不那么完美的生活。

  当邱瑞在呈“三菱锥”的卫生间,被一个墙角逼到墙角时,观众看到的并不只有窘迫,还有在窘迫中冉冉升起的脱口秀新秀。这么一想,“钻石房”都显得熠熠生辉了呢!